武汉期货配资 南平商品期货配资 福州股票配资|福州专业配资|福州配资公司|福州股票融资 临沂股票期货配资 山东临沂配资公司 温州股指期货配资 泉州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加宝投资 商汇期货配资 天润融通期货配资 延边期货配资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 沈阳晟润股票配资 苏州股指期货配资 甘南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比赛 牛市策略配资平台 湖州期货配资 广州典丰期货配资 惠城股票配资 南昌期货配资 无息股票配资 红涨股票配资 国内正规配资公司 西安股票配资 在线炒股配资公司 中世在线配资平台 林芝期货配资 十佳配资平台 太原期货配资公司 威海股票期货配资 运城期货配资 金财期货配资网 安阳股指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比例 深圳股指期货配资 百度
中国青年网

新闻

首页 >> 社会 >> 正文

从“可选”到“必选” 信息无障碍之路还有多远

发稿时间:2019-12-09 04:38:00 作者:张艺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一名视障者正在使用手机。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供图

调音师陈燕在弹奏钢琴。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张艺/摄

一名视障者正在“听”手机。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供图

  今年“双11”期间,一则“30万视障者在天猫分红包”的消息引人关注,“明眼人”很难想象,视障人士如何玩手机、抢红包?

  这需要倚赖手机厂商和互联网企业提供的无障碍“盲道”:手机软件优化到无障碍的程度,借助读屏软件读出各个图标和信息,“看”手机变成“听”手机。

  据了解,我国知名的主流社交软件、购物平台、新闻娱乐App等都已逐渐加入信息无障碍建设中。今年4月的科技无障碍发展大会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无障碍环境促进办公室主任吕世明说,无障碍热潮终于来临。

  关于“双11”的消息中还提到,目前有30万视障者主动选择网购平台购物。而这个长期失焦的群体,早在2012年的人口数据统计中就已达1731万人。视障人士参与“双11”,是信息无障碍之路的一大步,尽管人数仅是千万视障者的一个零头。

  “互联网给了我们自由”

  “没有一件不是从网上买的。”陈燕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不久前的“双11”,她买了方便直播的新款手机,便宜29元的纱巾,还给导盲犬添置了狗粮,“吃的不敢囤太多,因为我们不好识别保质期。”

  46岁的陈燕是国内第一代盲人钢琴调音师,她生着一双大眼睛,总是高高扎着烫了卷儿的马尾,乍一看与常人无异。对她来说,在实体店购物是件“尴尬”的事情,“这没你能穿的衣服”“瞪着俩大眼珠子不会自己找吗?”诸如此类的话十分刺耳。

  幸好有了一条虚拟“盲道”,网购、点外卖、寄快递、订火车票、“看”新闻,生活中的大小事都能通过手机解决。手机是“眼睛”:有了地图导航,不用再找人问路;以前不管做什么总被别人陪着、管着,现在可以一个人出去溜达,喜欢的东西自己就直接买了。

  “不方便的人更渴望独立”,对此她深有体会,“互联网给了我们自由。”

  走出信息孤岛是在2008年,换掉了多普达、诺基亚,陈燕第一次用上国外某品牌的智能手机。手指滑动、软件读屏、双击选择,语音速度最快可达正常的100倍,陈燕习惯听75倍语速,普通人很难跟上,“抢红包的时候就得调到百分百。”

  但在10年前,国内第一代智能手机的信息无障碍优化几乎还是空白。

  主动改变者

  同样是在2008年,社交软件流行起来,当时还是盲人按摩师的曹军觉得神奇,自己想要体验的时候却犯了难,很多品牌的智能手机没有考虑到障碍人士,并不支持语音朗读,于是曹军有了自己做读屏软件公司的念头。

  创业之路格外曲折。由于视障人士的市场利润少,初创公司待遇相对不高,找到第18个程序员时,对方才表示愿意先兼职3个月。此外,在产品设计上,简单的电话、短信读屏容易实现,复杂程序例如手机QQ就读不出来,攻克了4个月仍无结果。他的一个朋友有马化腾的邮箱,曹军报着试试看的想法,给马化腾发了邮件,没想到真有了回音,拿到了QQ的接口。

  技术问题光靠自己无法解决。曹军开始主动联系厂商。初期并不顺利,转变发生在2013年,“人们渐渐意识到信息无障碍对于盲人的重要性”。他说,尽管读屏逐步普及应用,但水平不一,且银行类App等至今仍不支持。

  曹军从前爱听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姐姐一天只给他读半小时,每到“下回分解”时尤其让人着急。用上手机读屏,曹军花了3天时间一口气听完了。像过去那样没有智能手机的日子,他已经不敢想象。

  最难的是“推不动”

  2011年初,淘宝前端工程师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投诉。因网页改版导致第三方读屏软件失效,一位视障卖家无法在后台正常操作。这次对话,让这位工程师第一次注意到这一群体。网站修复后,淘宝成立“无障碍实验室”,视障人士能参与“双11”狂欢,离不开8年前的这次契机。

  大多数企业都是收到视障人士的反馈后,才意识到这批用户的存在。许多视障人士与卖家一样,不懈地反馈,为自己争取更好的使用体验。但现实情况不仅“慢半拍”,往往还伴随“反复性”,“下个版本能读了,下下个版本又读不了了,来来回回的就是一个拉锯持久战。”

  一年里,现在的北京市盲人协会副主席曹军有大半时间花在沟通上,陈燕也在意见反馈、社交媒体宣传上下功夫,她玩抖音、做直播、发微博,告诉大家盲人也可以正常使用手机,“许多人还停留在闭着眼睛想象盲人的生活,他们不了解盲人真正是什么样的,那些手机软件的开发者也是。”

  而一些企业连“闭眼想象”都不愿去做。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以下简称“研究会”)的视障工程师王孟琦说,“特别是那些处在生存边缘的中小型互联网产品,有的正在快速增长期,几乎不会考虑视障人士。”

  研究会为企业提供代码层面的解决方案。工作5年,王孟琦遇到过很多技术挑战,有的产品框架改动大,自己也不懂,“但这就是时间问题,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最后都能解决”。对他来说,最难的是“推不动”,“这是人的问题,如果没有一个触及利益点的时机,许多企业管理者不会考虑无障碍。障碍和无障碍差的不是一行代码、一个字符,而是一个理念。”

  把一个产品优化到无障碍的程度需要多大成本?没有人拆分出来做过精准衡量,它应当天然地存在于整个产品的研发流程中。王孟琦认为,这与产品体量、框架、开发者对无障碍的了解以及发布新版本的节奏有关,但总体上不会太高。

  作为国内首批支持无障碍的App,手机QQ陆续推出OCR图片文字提取功能、QQ表情读取、声纹加好友等功能,实现2425个无障碍特性。QQ技术负责人黄俊洪说,QQ做无障碍没有KPI指标,也不是慈善事业,是社会公平的一种体现。他们并没有设置一个专门的无障碍功能研发团队,很多无障碍化的工作、功能和标准,在整个产品的研发过程中就已经贯穿其中,验收阶段再请视障人士和研究会测试,协助改进。

  从“可选”到“必选”的等待之路

  研究会处于用户与企业之间的夹心层,两年前,视障用户曾因无障碍体验变差集体发声。

  王孟琦理解用户的感受,互联网产品是刚需,他们急切希望今天反馈,明天就能修复好。但无障碍优化是有过程的,需要排期,尤其对于很多企业,无障碍只是一个“可选项”,优先级并不高,当用户得不到及时回应,或是赶在软件大改版时“刚好”优化,界面天翻地覆的变更,用户一下子适应不了,这才引发了不满情绪。

  研究会秘书长杨骅说,研究会和企业正在一步步解决困难。很多产品不知道自己的用户中有视障者,研究会负责普及、告知;企业缺乏专门的技术人员,有时好心办坏事,产品改造得不符合需求,反而做了无用功,研究会就帮助提供技术方案。

  15年前,要开办一场无障碍的论坛,影响力还很低,得靠残联的工作人员一对一、点对点地邀请嘉宾。吕世明说,当时的情景不是大家不重视、而是被忽视。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

  信息无障碍建设一直被推着向前。杨骅认为,有了政府、企业、公众的关注和支持,近几年的信息无障碍发展很迅速,但总体来说还是太少。她希望组织高校的相关专业来研究更多无障碍领域的课题,让未来的开发者们能尽早接触。

  障碍人士群体也一直期待国内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来保障他们平等使用互联网的权利。杨骅介绍,在无障碍领域,可供参考的有国际上的W3C标准,IOS和安卓也都有无障碍指南,这些都是推荐性的,约束力不是很强。

  如果无法让障碍人士享受到互联网的成果,那么技术的进步只能加大鸿沟。王孟琦说,理想的信息无障碍是可以在任何时候被任何人很顺畅地使用。这不光指视障人士,还包括暂时遭遇障碍的普通人。在许多不方便看与听的场景中,每个人都可能正经历着“障碍时刻”。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张艺

责任编辑:高秀木
 
百度